三国杀庞统:告同行同胞書

我們從畢業那一刻起,有過迷茫,有過激昂?。?!

我們踏上了社會之路,才發現,搞攝影搞設計,路長長。

于是,我們選擇忍受,選擇沉默,為的是不斷磨練自己,長上翅膀。

一年過去,兩年過去,甚至五年過去,時代讓我們摸不清方向。

在大公司,流水線,要么一輩子摳圖,要么一輩子搜圖,沒法成長。

在小公司,唯上帝是從,沒有總監,沒有專業,只有金錢的骯臟。

打工吧,太尷尬,創業吧,沒搭檔。

猶豫,無奈,彷徨。

不是硬要做老板,而是社會逼得我反抗。

于是乎,東拼西湊,工作室終于開張。

各方豪杰的協助下,業務貌似很繁忙。

幾個月后,才發現,難的不是專業,而是收賬。

總結經驗,不斷調整,不斷……

最后,在敵人堅強炮火下,倒的是那么悲傷。

……

別哭別笑,這是行業的一種現象。

其實,我們完全可以這樣,

清晨,鳥兒的鳴叫,和溫暖的陽光,

用專業搞定客戶,用品德征服同行,

偶爾,開著沒那么豪的四輪車,行走于美女旁,

事業自己支配,生活自己把握,偶爾還可以耍“流氓”

最重要的,找回了尊嚴,再苦逼,也有牛逼的地方。

……

百色就在尋找這么些個同行,

一起做老板,一起低調,一起張揚。

如果你還有激情,如果你還相信設計是一份事業,

奔跑吧,兄弟?。?!

百色歡迎你!~~~~~~